• 电话:400-000-0000

特斯拉遭多家租赁公司投诉 出租服务难实现

文章作者:admin 上传时间:2019-05-02

  日前,特斯拉在投资者日活动上正式公布了多项有关自动驾驶方面的技术进展,包括自研芯片FSD 、仅使用雷达和摄像头的Autopilot以及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Robotaxi”。这是特斯拉第一次如此公开地向外界展示其自动驾驶技术的实力。

  特斯拉CEO马斯克称,最快明年年中,路上将会有 100 万辆拥有全自动驾驶能力的特斯拉电动车,届时车主可以贡献自己的车辆,为自己赚钱。

  “目前每英里乘坐平均成本约为 2 至 3 美元,但特斯拉估计 Robotaxi 的成本将不到 0.18 美元。”马斯克表示,车主通过Robotaxi每年可以获利三万美元。

  然而,种种迹象让人们对特斯拉是否有能力开发、实现这个计划所需的自动驾驶技术仍然存在疑问。假设特斯拉能够利用其相对薄弱的传感器套件开发出前所未有的自动驾驶技术,那么特斯拉更为平淡无奇的配置,是否真的非常适合自动驾驶呢?

  有迹象表明,该品牌的高端运动型轿车可能不太适合高使用率的租车应用。日前有报道提到了一家中国租车公司向特斯拉公开提出了赔偿要求。据《环球时报》报道,总部位于四川省的高端叫车公司神马专车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租用三个广告牌,向特斯拉提出“修不修”、“赔不赔”和“认不认”三问,表达其不满。特斯拉为神马的高端车队提供278辆汽车,但据神马称,自2016年买进特斯拉以来,超过20%的车辆陆续出现机电故障,故障高发已直接影响神马专车的正常运营,直接导致公司经济损失近100万美元。

  神马要求特斯拉修理有缺陷的汽车,赔偿相关损失,并承认其汽车存在质量问题。该公司声称,特斯拉的问题不仅在于其汽车存在质量问题,还在于其售后服务“令人不满意”。平均每修一次车,会耗时45天左右。特斯拉内部效率低下,问题不能得到及时解决。神马专车表示,希望通过在纽约时代广场打广告形式让特斯拉给出一个合理解决方案。

  特斯拉汽车面临运营挑战的另一个例子来自荷兰。由于对电动汽车有较多税收优惠,荷兰一直是特斯拉汽车的主要市场。一家名为EC-Rent的租赁公司购买了一批特斯拉汽车,每天租金在249欧元至349欧元之间。根据该公司网站上的一份公告(并在随后的一条推文中得到证实),EC-Rent遇到了与神马专车相同的一些问题:

  “不幸的是,我们不得不停止我们的活动。由于技术缺陷越来越多,而且特斯拉的零部件交货速度也不够快,我们不得不从12月中旬开始,暂停一半特斯拉的汽车租赁业务。由于这已无法维持,似乎也无法找到解决办法,我们的活动目前已停止。我们正在研究重新启动的可能性(可能以另一种形式)。几周之后,我们会跟清楚一些。不幸的是,在此之前我们不能接受预订,即使是特斯拉以外的车型也不行。”

  第三个例子来自瑞典。据报道,Umea Eltaxi出租车公司已申请破产,部分原因是由于特斯拉Model S,这款车是其全电动车队的一部分。Umea Eltaxi副总裁兼市场经理Mohammed Al-Nasser严厉斥责了这家加州汽车制造商,这与神马专车和EC-Rent的说法一致:

  “特斯拉太糟糕了。特斯拉是最差劲的汽车。特斯拉问题太多了,质量太差了。而且最近的车间设在斯德哥尔摩,成本高得离谱。最终,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继续下去的可能性,而是选择了申请这家公司破产。”

  去年,另一家新西兰小型特斯拉出租车公司也因为经营特斯拉汽车而破产,导致其所有者伯纳德·布罗梅尔(Bernard Brommel)失去了他创办“百分百电力公司”(OHPEC)所抵押的房屋。尽管伯纳德·布罗梅尔没有像其他陷入困境的特斯拉汽车运营商那样提及可靠性和维修时间问题,但他将OHPEC破产的原因归咎于特斯拉汽车的高成本、新公司的营销挑战以及充电问题。随着免费充电桩使用者越来越多,其他充电桩的使用成本越来越高,充电时间延长到了90分钟左右,其中包括驱车前往像OHPEC等商业运营商提供的充电站的时间。总部位于魁北克的一家电动出租车公司今年早些时候也破产了,这家公司车队中也有10辆特斯拉汽车。

  考虑到支持特斯拉的经销商对车队运营抱着乐观的态度,这一连串的租赁公司破产和面临的挑战可能会让人有些意外。Electrek在关于魁北克一家特斯拉出租车运营商的一篇报道中,没有提到Model S驱动单元曾多次被特斯拉替换,但Jalopnik网站在后续采访中收集到的一个事实。另一篇由Clean Technica撰写的正面报道则没有提到,特斯拉已经停产的航天飞机零件代替了无数汽车轮胎,也没有提到需要更换全套电池,直到有评论指出了这些问题。

  支持电动汽车的经销店强调,这些让人感觉良好的故事,是为了宣传一种长期持有的观点,即由于电动汽车的传动系统更简单,从根本上讲,电动汽车的维护成本低于内燃机汽车。这个论点背后有很多合理的逻辑,但似乎特斯拉独特的处境并不能提供太多的证据。一直以来,特斯拉的目标客户是高端消费者,对这些买家来说,特斯拉的性能和声誉弥补了它的实际缺陷,比如轮胎消耗高、可靠性问题和维修时间长。这些缺点不仅源于特斯拉作为一个汽车制造商的经验不足和缺乏重点发展关注质量生产的企业文化,还源于其不断更新设计。更新设计虽然可能会让私人车主高兴,但零部件不足,给后勤工作带来了挑战,进而导致修理时间延长。

  事实上,特斯拉吸引高端汽车买家的因素,正是让特斯拉在运营出租车方面面临着巨大挑战的原因。在一个很大程度上以实现每辆车的高利用率为核心的竞争激烈的行业,充电时间和维修延误都可能是公司的致命因素。除非有免费充电,附近提供快速维修和相当多的政府激励机制,就像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著名的特斯拉出租车队一样,否则改变特斯拉公司的现状,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特斯拉已经掌握了用技术和概念来抓住公众想象力的能力,这些技术和概念让共享、电动和自动驾驶的未来看起来似乎已经到来。这种能力是用来促进其高端高性能汽车的销售,而不是制造为车队服务的汽车。然而特斯拉正试图将其相对传统的高端汽车业务的方方面面,应用到自动共享汽车这个领域:

  特斯拉没有为打造专门的自动驾驶出租车车队,而是将“机器人出租车”的愿景变成了向私人车主的宣传:今天购买我们的高端运动型轿车,明天它就会为你赚钱。由于这种宣传方式,特斯拉不得不承诺自己的汽车可以在任何条件下自动驾驶,这使得特斯拉面临更大的挑战。除此之前,这一宣传方式还要求特斯拉承诺,自动驾驶功能将很快实现。

  问题是,出于保护和推动特斯拉当前业务的需要,这些决定并不适合最终的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专用自动驾驶出租车会比特斯拉高端运动轿车提供更好的服务,它们可以使用更昂贵的和更好的传感器套件,因为购买传感器的是汽车公司而不是个人,而且可以将传感器建立在特定地理区域,从而减少接受不到信号的情况。特斯拉试图将这些特征描述为其他自动驾驶开发者的拙劣方法或技术缺陷的产物,但实际上,它们是更专注、更基础的开发方法的产物,具有更高的安全标准。特斯拉是其现有商业模式的产物,而不是该领域其他人尚未发现的一些独特的技术优势。

  事实上,未来的自动驾驶出租车需要具有简单、坚固、可靠、共享、容易升级等特征。伦敦电动汽车公司(London Electric Vehicle Company)可能还没有生产自动驾驶汽车,但它对经典的伦敦黑色出租车进行了令人震惊的改造,这表明其可能会开始设计一款真正为车队服务的自动驾驶汽车。

  正如市场分析师霍勒斯·德迪欧(Horace Dediu)经常提醒我们的那样,每一辆车都有自己的使命,而特斯拉的使命就是为科技高管提供高端、高性能、环保的身份象征。但这是一项非常不同的使命,与出租车提供的平淡无奇的移动出行业务有着很大的不同,无论是目前的人类驾驶形式,还是未来的自动驾驶出租车。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进步,我们将看到更多的专业化,不仅是针对特定市场调整的L4级自动驾驶技术,甚至是针对个别市场的独特需求设计和制造的车型。这些业务需要时间来发展,但它们终将实现。与此同时,特斯拉的困境再次证明,过早地采用未来的商业模式可能会导致失败。